跳出束缚攻坚“壁垒”

时间 :2020-06-28点击 :48
 “一斤蒜薹,一斤蓮藕,四斤大白菜,一斤西紅柿……”近日,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七裡墩,在窗簾店裡忙著生意的甄女士趁著空閑拿起手機,從“秦州蔬菜網上商城”裡,快速選瞭幾樣菜。盡管七裡墩也有不少蔬菜攤子,但甄女士更看重這些蔬菜“來自秦州偏遠高寒山區的大棚,送到傢時十分新鮮”。

偏遠高寒山區、新鮮有機蔬菜、網上選購,對於許多天水市民來說,或許這隻是他們日常生活方式中的一次“局部的、細節的改變”。但是,對於終日在山區生活、耕耘的農民而言,這不啻於一次發展路上“腦洞大開”的全新突破。

秦州區是甘肅省17個扶貧“插花型”縣區之一,脫貧攻堅任務艱巨,特別是楊傢寺等西南片區的10個重點貧困鄉鎮。這些鄉鎮不僅地域偏遠,而且大多屬於高寒冷涼山區,產業發展滯後。如何讓這些地方突破“二牛抬杠式”的傳統農業,培育出能夠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現代農業產業?

兩年前,這是擺在秦州區委、區政府面前的一道重大難題。

一個核心區、兩個次核心區、八大產業基地,全區蔬菜種植面積達16.4萬畝,總產值達到10.8億元……短短兩年時間,面對高寒貧困山區脫貧難題的求解,秦州交出一份驕人的答卷。

在條件差、瓶頸多的高寒貧困山區,秦州區如何探索出瞭“發展產業化、經營規模化、生產標準化、土地集約化、高效組織化、銷售市場化、發展現代化”的蔬菜產業“七化發展之路”?這個問題,引起瞭日前在秦州參加甘肅省蔬菜產業扶貧現場推進會的代表們的濃厚興趣。甘肅省委農辦主任、省農業農村廳廳長李旺澤說,秦州區在偏遠貧困山區打造設施蔬菜生產基地,走出瞭一條產業扶貧的成功路子。

破“壁壘”、探新路

——高寒貧困山區

蹚出蔬菜產業化發展新路子

秦州區地處西北梁峁溝壑區,是貧困山地農業大區。“以前,秦州西南偏遠山區的農戶以發展小麥、玉米、馬鈴薯等傳統作物種植為主,農業產業滯後、效益低下,群眾增收比較困難。”天水市委常委、秦州區委書記雷鳴說,“過去,我們認為蔬菜產業發展的適宜區僅限於城郊川道地區。隨著精準扶貧進入攻堅拔寨的關鍵時期,我們開始跳出思想觀念的束縛,大膽嘗試,探索破解在立地條件差的偏遠貧困山區發展脫貧致富支柱產業的難題。”

彼時,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天水藉河川道區原有設施蔬菜種植基地銳減,秦州區決心因地制宜、順勢而為,果斷提出實施“西菜南移”戰略,建設以楊傢寺鎮為核心區,秦嶺鎮、牡丹鎮為次核心區的秦州區現代農業科技示范園區。

交通等基礎設施條件差,是秦州貧困山區發展蔬菜產業的第一道“攔路虎”。為破解基礎建設難題,秦州區積極爭取將西南部最為偏遠的楊傢寺、秦嶺、牡丹、華岐等鄉鎮的交通道路納入國道316支線的改造升級范圍,打通瞭交通的大關節。

“產業要發展,靠以往零散種植、單打獨鬥的小農戶發展模式肯定不行,隻有讓農戶抱團,規模化經營、集約化發展,才能有效抵禦市場風險,實現穩定增收。”雷鳴說,為促成蔬菜產業規模化發展,秦州區緊緊牽住土地流轉這個“牛鼻子”,結合農村“三變改革”的政策支持,堅持政府培育引導,項目資金撬動,吸引龍頭企業投資,合作社參與,帶動民間資本註入,全力破解資金制約等難題。

為瞭加強蔬菜產業發展的保障,秦州區組建瞭區農業產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采取“黨建+國有公司+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的模式,帶動群眾發展。同時,秦州區還堅持把“支部建在產業鏈、黨員聚在產業鏈、群眾富在產業鏈”的“三鏈模式”,發揮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發揮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為蔬菜產業發展提供堅強的組織保障。

秦州區農業局局長李逢春告訴記者,經過近兩年的建設和發展,全區28.8%的土地實現瞭流轉,示范園區總投資達到瞭2.6億元,其中省級項目資金700萬元,市級財政項目扶持資金1690萬元,區級配套4860萬元;撬動瞭1.87億元的民間資本註入,占到總投資的72%。

示范園區已吸引金土地、蓬勃等127傢農民種植專業合作社入駐,其中有25傢蔬菜種植合作社,建成鋼架大棚3600座,當前種植的蔬菜品種以辣椒、豆角、西紅柿、黃瓜等為主,正逐步向有機菜花、聖女果、小乳瓜、秋葵等高附加值的果菜過渡。

引“三變”、建機制

——產業鏈成瞭廣闊天地裡的大“扶貧車間”

“土地入股收租金,資金入股分紅金,勞力入股賺薪金。”如今,在秦州西南部的高寒冷涼山區,這種全新的發展增收模式正在照亮農民群眾特別是貧困戶的生活。

在秦州區楊傢寺川道區設施蔬菜基地,秦州區經作站站長任建軍告訴記者,目前,園區已成立金土地、蓬勃、豐運、天禾、成海5傢農民種植專業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農戶”的模式,統一規劃、統一建棚、統一管理經營,建成鋼架大棚1500多座,連棟溫室4棟、蔬菜集約化育苗中心1處,主要種植西紅柿、杭椒、黃瓜等蔬菜,畝產值達到2萬元以上。

“我們合作社原來帶動瞭122戶精準扶貧戶,現在減少到瞭89戶。”金土地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何甲奇說,合作社入駐園區後,共吸引48戶村民拿土地入股73畝,農戶可在拿到每畝地500元流轉費的基礎上,第一年按流轉費8%的分紅,以後分紅比例每年上浮兩個百分點,上不封頂;同時,合作社吸納瞭60戶貧困戶以1萬元產業到戶扶持資金入股、29戶貧困戶務工,入股的貧困戶每年可按入股資金8%的比例分紅,務工貧困戶連續3年每年務工工值達到1萬元的,可獲得8%的額外獎勵,達到2萬元的則按工值的10%進行獎勵。此外,合作社除瞭對村民進行技術培訓外,還采取“反租倒包”的辦法,鼓勵村民承包經營蔬菜大棚,經營情況好的,還會有相應的獎勵扶持。

楊傢寺鎮中川村貧困戶馬村林,傢裡人多地少、生活拮據。為瞭維持生計,他和妻子隻能丟下年邁的老人和幼小的孩子遠赴新疆打工。2017年春節,回到傢鄉的他瞭解到秦州區現代農業示范園區以及合作社建設情況,把傢裡的3畝地入股到合作社。之後他又到金土地合作社打工,靠著辛勤勞動和不斷學習,逐漸從一位“門外漢”變成蔬菜種植技術員。2017年,他從合作社領到的年底分紅和工資共有6萬多元,一傢人也從40年的老屋搬到瞭新建的二層小樓裡。

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秦州區現代農業示范園區通過“合作社+基地+農戶”的模式,輻射帶動瞭周邊的楊傢寺鎮、秦嶺鎮和牡丹鎮等村鎮2271戶貧困戶發展,帶動貧困戶戶均年增收9000元以上,實現瞭高寒冷涼貧困山區的貧困戶高質量、可持續穩定脫貧。

通過實施“三變”改革,秦州區促成瞭一個個蔬菜規模化種植基地,盤活瞭土地資源,更為重要的是,改革所釋放的發展活力,提振瞭農民脫貧致富的信心,正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群眾主動參與到蔬菜產業發展上來。李逢春說,目前,全區已累計培育農民專業合作社1217傢、農業龍頭企業112傢,實現瞭貧困村全覆蓋,其中,創建國傢午夜無碼片在線觀看影院級示范社8個、省級示范社35個。

“龍頭企業入園、合作社參與,解決瞭蔬菜產業的產業化、規模化發展以及土地集約化經營的問題,我們通過這種全產業鏈打造的方式,形成瞭龍頭企業引領帶動未成18年不能看的免費視頻、專業合作社組織化運營、群眾參與生產經營和務工創收,真正把群眾吸引到瞭產業鏈上,這無異於在貧困山區的廣闊天地裡打造出瞭一個巨大的‘扶貧車間’,使產業獲得瞭長久發展的生命力,也讓群眾實現穩定脫貧有瞭堅實的依靠。”雷鳴說。

拓市場、塑品牌——“秦州蔬菜”開啟山區群眾脫貧新篇章

酒好也怕巷子深,優質蔬菜不能“養在深閨人未識”。為瞭拓寬蔬菜的銷路,2018年11月,由秦州區農業產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運營的“秦州蔬菜網上商城”正式上線,商城采取“公司+合作社+農戶”的模式,讓蔬菜從基地直達餐桌:客戶隻要一次性購滿10元的菜品,城區5公裡范圍內都免費配送,5公裡外則加收5元的配送費。

“隻要手機掃一掃二維碼,就能在秦州蔬菜網上商城選菜買菜,價格與菜市場裡的差不多,好多菜還比市場上賣得便宜。”在天水市區采訪時,居民王女士對記者說,這樣買菜很方便,下瞭單,隻要等著快遞員送菜上門就行瞭。

記者在秦州區農業產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負責運營的園區蔬菜展銷中心采訪時看到,大屏幕上既滾動顯示著“秦州蔬菜網上商城”接到的訂單,還實時更新著各類蔬菜的熱銷商品走勢圖、消費者來源統計、周銷量統計、用戶復購率、商品銷售一覽表、總銷量等數據。“根據這些數據,我們就能知道哪辦公室內衣全集1一3 一天、哪一個產品銷售情況好,哪一個小區下單比較集中,我們可以據此跟進設立線下體驗店。”該公司總經理王劍說,公司借助“秦州蔬菜網上商城”的運行,進而搭建大數據平臺,可通過結果分析,用市場來指導合作社進行定向種植,這無疑為解決蔬菜賣難問題開辟瞭一條新途徑。

解決瞭市區蔬菜線上供應的空白,但蔬菜種植該如何把控過程,才能讓市民放心?任建軍說,為瞭確保蔬菜品質,園區充分運用現代農業科技,嚴格執行標準化生產,引進瞭一大批新技術、新材料,園區基地生產的蔬菜配送給客戶前,還要通過最後一道關——農藥殘留檢測。為此,秦州區農業局在示范園區設立瞭農產品質量檢測站,產品檢測合格後才能配送給市民,同時,園區還會根據檢測結果調整水肥,讓市民“舌尖上的安全”得到有力保障。

當前,“秦州蔬菜”的品牌正越叫越響。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目前,秦州區農發公司已與天水市一中、天水師院等8所學校和部分政府食堂實現瞭“蔬菜直供”。

以前靠天吃飯的高寒冷涼貧困山區,如今通過發展蔬菜產業實現瞭華麗轉身,成瞭滿足城鄉需求的“菜籃子”和農民脫貧致富的新引擎。2018年10月,秦州區現代農業科技示范園區被甘肅省科技廳批復為省級農業科技園區,這讓園區建設又邁上瞭一個新臺階。

“秦州區現代農業科技示范園區是全省貧困山區依靠資源發展產業、脫貧攻堅的典型之一。”說到秦州區現代農業科技示范園區的探索實踐,甘肅省農業農村廳黨組成員楊祁峰一連用瞭“四個好”來概括:一是秦州區委、區政府決策好,盤活瞭山區的土地、氣候、勞力資源,通過發展設施農業,實現瞭貧困山區依靠產業脫貧的新突破;二是科技支撐好,用現代農業技術發展瞭貧困山區的蔬菜產業;三是運行機制好,園區以企業、合作社為運營、生產的主體,實現瞭蔬菜產業的規模化經營,增強瞭發展的內生動力,真正實現瞭貧困戶在產業帶上脫貧;四是產業發展好,蔬菜產業是短平快的脫貧產業,也是可持續發展的產業。總體來說,秦州運用現代的生產技術、規模化的生產經營、全產業鏈的運行,打造瞭充滿活力的蔬菜產業和品牌。